柳岩洞

希望活出帅气的人生。

???怎么做到把三次元人物二次元化的??太好看了吧?!!

GEAN:

连着全部电影再看了一遍爽嗨
快乐蜘蛛女孩了!!

+

!!!太甜了!!!失而复得情牵一线啊啊啊😭😭(局长句尾说完我笑死
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编剧还记得我们逝去已久的老贾呢🌝

Akikikiki_:

我A日天今天就要跟你漫威作对!
就是想要大家一起吐便当! ʕ•̀ω•́ʔ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中间拼错了个词不想重发占tag了希望大家无视掉_(xι」∠)_
嗯对你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我没看到大家也看不到√

+

哈哈哈哈哈

TARVER🐔:

www

+

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民黑太太可以完美佐证“强大文笔对暴力/不自然/涉嫌侮辱角色情节表现力的运用”吹爆民黑😂。

蜜分 Honeyscore:

2.26更新补充:收到了一些评论,我在回复后也发现了文章的不足之处,所以将标题由【同人创作不需要以“爱”之名】改成【同人的创作和评价不需要以“爱”之名】。


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我希望大家都能慎重选择自己评价同人作品的方式。为什么我不赞同以“爱”之名?因为当我对一篇同人下达了“对角色没有爱”的评价,就相当于对这个作者进行了有罪推定——我都说她有罪了,都认定她“对角色没有爱”了,她还能怎么解释呢?她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因为她“对角色没爱”,我剥夺了她为自己辩护...

+

【长评】论为什么FGO第七章让我深感失望?

排每一个字😶

目标幸运S+:

※ 喜欢第七章的就不要看下去了,我不想和你们撕,这也不是什么引战,只是一个过于主观的读后感,一份憋屈的心情,而我想完整地把它写出来,十分长。



实话说,第七章的剧情一路打下来,我身心俱疲,总以为历经风雨已经不会再被什么震惊到了,但我错了,永远会有下一个让我刷新三观的地方。


我不敢说自己能写好一个故事,但人总喜欢评判其它故事的好坏。那一个好的故事需要什么?优秀的世界观,优秀的人物,优秀的能让一个人物顺着背景将剧情演绎下去的契机。对于型月,或者说,对于FGO来说,世界观和契机都不缺,故事的好坏,便大部分集中在了角色的...

+

😍有偏向的互攻

莲七白:

想起来就说了吧,CP向和互攻向的写法是真的不一样,一个会去强化攻受对比,一个是完全平等的。为什么我一直说我是有偏向的互攻呢?因为完全平等的关系缺乏一定戏剧张力。


为什么会有不逆不拆或者宁拆不逆的萌法存在?也是因为攻受对比强烈,越是对比强烈越是张力强。不管受多强,攻占(心理/生理)优势。有时候正是因为受平时的强来与床上行为做对比,营造戏剧张力。


不情愿/强上这个梗,算同人肉里最多的梗了吧,个人觉得为啥流行也是因为攻受对比非常强烈,受方不情愿地做到爽特别衬攻方的强。


我一向认为同人作为文本盗猎,其本质是为了满足作者/读者流动的身份...

+

If anything happened

莲七白:

情诗一首:



今晚让我们谈谈这件事吧。


谈谈我爱你这件事,谈谈爱这毒酒,这针刺,这子弹,这幻梦。


一个火球炸开,多暖呀,多热烈啊,有一瞬间好像世界也在闪光,落日金黄天空黛青,空气明澈,野花里如有天堂。


眼睛所看到的不过是光线的折射,颜料捕捉的是永远追不上的印象。


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篝火熄灭前最后的一点星星之火,雨水从房檐落到地上之前,一支箭射在半空中,鸟扇动的半次翅膀……


倏忽而逝的那些瞬间里,我仿佛看到过你的心,也让你看到了我的灵魂。


然而瞬间之所以不朽,是因为其光芒穿越了时间...

+

整个高中摘录的只言片语

  1. 他遇到的是全身的伤痕,是孤单的长途,以及愈来愈真切的渺小感。——英雄之路
  2. 世界上总会很多人嘲笑你的梦想,但只又很少人真正懂你,难道不是吗?——王国权
  3.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金岳霖
  4. 严寒使海洋敛住轰鸣和喧哗,冰岸上的褶纹以风塑造出凝固的生命。——《父爱》
  5. 用蜜糖一样的嘴唇去吮舐愚妄的荣华。——莎士比亚
  6. 一个人只要足够聪明,就绝不会看不透一切伦理规范的相对性质。——周国平
  7. 人们对爱的向往要远远大于对财富占有的欲望。——以色列民间故事
  8. 那些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人\自尊自爱自矜自持之类的东西\是我听过最荒诞的废话\有的感情是被上帝钦点的\有些痛苦是不需要理...
+

小恩一生推!!www

+

节贺:鄂湘

“湘儿。”弯曲幅度大得有些傻气的眉眼,熠熠生辉的笑容,温柔的、带着山林气息的嗓音,总是在措手不及的瞬间,闯入他的领域。
总是这样,这个人总是在自己面前傻乎乎的笑着,在明媚春光下是和煦的、与背景的暖色融为一体的曦光,在阴雨连绵中是使人温暖放松的柔光,甚至在阴暗湿冷的监狱中、再被施加镣铐的情况下,这个人的笑容也是和以往如出一撤的明亮,让自己不自觉心悸的幸福笑容。
湘只着一件单衣,立在稍显料峭的季节里,视线摇摇晃晃地落在远处的群山间,绿色很好地麻痹着他的专注力,以至于被某人近身还不知。
“湘儿在想什么?”温热的鼻息洒在湘洁净的脖颈间,他轻轻战栗,随即左踏一步,与背后那人拉开距离。原来那声呼唤不是自...

+

© 柳岩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