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洞

希望活出帅气的人生。

申姜申(纷乱的小杂篇o(╯□╰)o)

      眼睛微眯,他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接触到久违的那份柔软时,他不自然地叹息出声,注视着申豹淡淡的神色,开始用舌齿在对方唇上厮磨,互相交融的鼻息让他最近积蓄的烦躁感莫名消失了,剩下的是安然与更加疯狂的念想——他像涸辙的鱼一样渴求着对方。

      伸出手,申豹主动将姜尚环抱起来,柔柔按住对方的后颈,撬开了在他面前作乱的唇,长驱直入的舔舐方式还是一如既往野兽本能般的技巧,攫住那条灵动的软肉反复摩擦,将内壁与齿间一一安抚。对方封闭不住的涎液顺着嘴角淌下,他也将其卷入自己口中咽下。

      “唔……”脸色微红的姜尚发出些意义不明的呻吟,他恋恋不舍地从温热中退出,又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贴在申豹脖颈之间,狠狠舔了一口,说道:“你接吻的技巧真是越练越好了……”

      申豹僵硬的面部肌肉放松,嘴角略略拉扯,语气和缓:“拜你所赐。”他犹自摩挲着姜尚的发尾。

      “小豹子,”姜尚将脸埋入对方的颈项,声音闷闷的,“你出去的这一个月,我发现了一件让我震惊的事……”

      他开始动手解申豹的外衣。

      “嗯?”不知是对其话语还是不安举动的答复。

      姜尚微皱着眉头,恹恹地闭上眼,仿佛自暴自弃一样,“我发现我,是真的在爱你啊。”他将手伸进衣服,摸到对方结实的腰腹。

      他感到对方身体僵硬了一瞬,阴影下的嘴角扬起了弧度,如同懒懒的猫儿一样在申豹颈边缓缓蹭着,手指缓缓向上,触碰到了胸膛。

      “姜、……尚?”他顾不得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托起那颗挠人的脑袋,尽力的想去理解对方的话语,同时小心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眼捷微微垂下,眸中被淡淡的苦恼和无奈蒙上一层轻纱,嘴角抿起,仿佛是真的懊恼这件事情——这家伙,没有骗自己。

      申豹像被雷劈中一样呆立在原地,他意识到这并不是往日用来烘托气氛的情话。姜尚,是真的在认真地告诉他这件事情,或者换个浪漫的词汇:表白。

      姜尚是个多变的人,申豹是知道的,他可以在君主面前成为最忠实可靠的手下,他可以仙界同僚周围扮演博学谦逊的后辈,他可以在敌方战场中变成令人畏惧的修罗,他可以在政界上司眼下充当不问世事为国效力的秘密工具,他同样可以在情场上用情话麻痹对方让其成为自己的俘虏……

      但是这一次,申豹却明显可以感觉到怀中之人明显的倦意,像是领略过太多肩负过太多的人生,在大风大浪过后颓然的、真切的疲惫。这一次,姜尚没有用任何东西来武装自己,他将他自己编织的蚕茧一点点卸下,然后把最真实的自己暴露在申豹面前。

      就像姜尚能够凭人生阅历明白申豹灵魂里潜藏的孤独,申豹也同样能在千面角色的姜尚中发现最真实的那一个姜尚。

      短暂的怔愣之后醒来,申豹却兀的觉得他面前的人不是他可以抓住的,人的心越多越复杂,人的本质也就越接近虚无。姜尚,毫无疑问是处在这个虚无的空间,而他,进不去那里。

      他只是默默地再次圈住了他,并用力的拥抱,仿佛这样就能将他牢牢锁住,将他烙印在心底,将他铭记。他暗暗地哂笑自己,自己这是在惧怕他的离开啊,你已经依赖他到这个地步了吗。然而,这样想着却是徒然,唯一的功效只是让手臂收得更紧罢了。

      反观姜尚,从隐藏笑意故作愁闷被对方抬起脸,然后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就知道,他的鱼儿已经上钩了。申豹的思绪沉入了自己的世界,他看着他的神色从怔忪、怀念、放松再到忧虑,现如今感受着腰间加紧的禁锢和牢牢注视着自己的氤氲不明的眼眸,他静静地笑了,绽放出仿佛孩童一样得到心仪已久的礼物般纯粹干净的笑容。

       他再次将自己贴上去,亲吻申豹冰冷的唇。

      


评论(3)
热度(5)

© 柳岩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