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洞

希望活出帅气的人生。

节贺:鄂湘

“湘儿。”弯曲幅度大得有些傻气的眉眼,熠熠生辉的笑容,温柔的、带着山林气息的嗓音,总是在措手不及的瞬间,闯入他的领域。
总是这样,这个人总是在自己面前傻乎乎的笑着,在明媚春光下是和煦的、与背景的暖色融为一体的曦光,在阴雨连绵中是使人温暖放松的柔光,甚至在阴暗湿冷的监狱中、再被施加镣铐的情况下,这个人的笑容也是和以往如出一撤的明亮,让自己不自觉心悸的幸福笑容。
湘只着一件单衣,立在稍显料峭的季节里,视线摇摇晃晃地落在远处的群山间,绿色很好地麻痹着他的专注力,以至于被某人近身还不知。
“湘儿在想什么?”温热的鼻息洒在湘洁净的脖颈间,他轻轻战栗,随即左踏一步,与背后那人拉开距离。原来那声呼唤不是自己臆想的吗,湘这样想着。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今年怎么没有其他人拉着灌你酒了?”并没有回答问题,反而是迅速取回主动权,湘将问题丢给了对方。
鄂穿着褐色的皮裘,项间系着火红的围巾,鼻尖因为暴露在寒气中而红润起来,依旧是熟悉的眉眼与其间的笑意,他明显上扬的唇角一张一合,吐出晕润的白气:“躲在这里可真够隐蔽的,不过总算是让我找着啦,虽说是难得的假日可是湘儿也不要躲着一个人过嘛。”
被打断了思路而且清悠的闲适时光明显将被对方拿走的湘元帅皱着眉头瞪着对方,他将双臂环在胸前,摆出十足的拒人千里的姿态。
不过鄂显然不会这样就后退,他看了看湘抬起架在手臂间的五指,继续说道:“而且湘儿躲着其他人也就罢了居然躲着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吹冷风还穿这么少,湘儿不会冷吗?”他抽出捂在衣袋中的手,眼明手快地抽出湘白净的五指,被意想之中的低温刺到心里,然后将它用双手揉搓,嘴上还在嘀咕:“果然这么冷,湘儿怎么就不多加一件衣服风景虽然好也不要自虐嘛……”等等的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啰嗦的话。
湘皱着眉头听着面前的人从天气的冷暖到其他人的请况最后到手型的美丑,湘觉得他不能再忍了,暗暗用力就抽出了自己已经被摩擦得暖和的手。
鄂看向对方仍旧不满的神情,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把将湘抱住,手臂施以不容挣脱的力度,他将沉沉的头搁在湘的左肩,语气带着丝丝委屈说道:“想你。”
挣扎的湘瞬间僵住,继而好似无力地放弃了。又是这种撒娇的语气,都已经长成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给我来小时候那一套,偏偏自己……就吃他这一套,湘元帅在心底默默扶额。
“其他人怎么可能拉得住我,那群小鬼想灌醉我还早了一百年。”又是瞬间元气恢复的声音。湘这才意识到,原来他是在回答自己之前的问题。隔得近了,确实能闻到对方的点点酒气,鼻头的红色也许不是被寒风冻的而是醉酒的微醺吧。
沉默了一阵,鄂突然又笑了,傻里傻气的笑,他说:“其实像这样,湘儿在我怀里,也就不会冷了喔……”

评论(1)
热度(22)

© 柳岩洞 | Powered by LOFTER